原标题:7岁女孩失踪当天遭性侵身亡 嫌疑人居然是孩子舅爷

  大门口的柿子树,两米多高,碗口般粗,密密麻麻结满了果子。用不了几个月,柿子就要熟了,依凡曾给舅舅说起过,等柿子红了,多摘几个,分给学校的小朋友吃。

  村民在现场烧纸祭奠

  8月2日,本报报道了西安7岁女孩依凡从长安区韩家村走失一事。昨天,噩耗传来,依凡被确认遇害――民警在排查到村里一个垃圾场时,闻到有异味,挖开垃圾,村民们看到了一具幼小的、已腐烂的尸体。

  昨天上午,悲剧发生的地方,被拉起了警戒线,有村民赶来烧纸祭奠,以示哀悼。

  韩家村在长安区炮里办,村子不大,1000多人。村口有3趟公交车。依凡住在相邻的东岭村,两村相隔不到1公里,步行十几分钟即到。

  虽是两个村子,但依凡对韩家村并不陌生,她的姥姥姥爷和舅舅一家都住在这里,她从小在这里长大,又在村里的小学上一年级。

  今年6月15日,学校放了暑假,因为爸妈常年在韦曲打工,她就到舅舅家度假。舅舅在村口开商店,卖化肥和农药,经济不错。

  村口另一家开商店的女老板,对依凡印象深刻,“个子不低,面目清秀,很漂亮。”

  7月30日下午,依凡给姥姥说,她出去玩会,不会跑太远。姥姥没太在意,一直到晚上9点,孩子还没回来,便赶紧给依凡的爸妈打了电话。

  “村子就这么点地方,我们挨家挨户地问了,都说没看到。”8月1日,在接受本报采访时,依凡的爸爸曾说,女儿身上不装钱,应该不会坐公交车去更远的地方。

  8月1日,依凡家人报案,公安长安分局鸣犊派出所介入调查。

  嫌疑人是孩子舅爷

  早在7月30日晚上,38岁的韩某曾来过依凡舅舅家。他是个粉刷匠,有两个孩子,女儿12岁,儿子10岁。按照辈分,韩某是依凡的舅爷,

  从依凡舅舅家出门向西,步行不到50米,就是韩某的家。几个月前,韩某盖了两间新房,50多平米大,至今没粉刷,红砖裸露。房子的采光不好,阴暗简陋。两张铺凉席的双人床,一台落地风扇,电视机上落满灰尘,洗衣机的盖子都是掀开的。

  屋外杂草丛生,甚至没有一条像样的路。“懒得很,”村里一位上了年纪的人告诉记者,韩某兄弟四人,他最小,平时看起来有说有笑,唯一的诟病,可能就是不孝顺,“他母亲年纪很大了,可没见过他伺候过一天。”

  这个暑假,依凡几乎每天都要找韩某的两个孩子玩,几个孩子之间关系很好。

  柿子树下,韩某给依凡舅舅说,听说娃丢了,需要帮忙的话,随时吭声。依凡舅舅说,都找了一天一夜,人都乏了。

  双方说了些安慰的话,约一根烟的工夫,韩某转身离开。一直到8月2日晚上11点之前,再没露面。

  反锁门实施性侵

  8月2日下午3点,有人在村里的垃圾场附近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。很快,专案组民警赶来,在垃圾场找到了依凡的尸体。

  垃圾场的斜对面,就是韩某家的大门。一位现场目击者告诉记者,等警犬赶来时,冲着韩某家的大门叫个不停。

  民警敲门,无人应答。给韩某打电话,韩某说在外地干活,晚上11点,韩某赶回村子,被民警抓获。“他(韩某)心态还很好,也没有慌,也没感到惭愧。”依凡的一位亲戚告诉记者,民警在韩某家的床上,发现了血迹和依凡的头发,“现场就被几个村民打了一顿。”

  这位亲戚说,事发当天,韩某的妻子去邻村赶会,依凡来韩某家找他的女儿玩,“韩某是看着依凡长大,两家人关系很好”。因为女儿不在,韩某便将依凡留在家中,反锁了门,实施了性侵。

  警方通报称,韩某担心事情败露,于当晚抛尸,掩埋于垃圾场。韩某落当晚,西安城上空雷电交加,大雨滂沱。

  消息在这个雨,不胫而走。昨天早上,站在自家门口,依凡的姥爷已经没有眼泪,只是佝偻着背,神情恍惚站着,“做这样的事,丧尽了天良。”

  孩子走失而导致的悲剧,本报多次报道,也成为摆在父母面前的一个严肃问题。昨天,公安机关通过本报再次提醒:发现小孩走失时,家长应立即报案。应尽量减少让孩子独自外出,若当孩子与其他伙伴出门玩耍时,叮嘱他们不要乱跑,可以给他们规定时间,让其返回。教小孩记住爸爸妈妈的手机号码、工作单位和姓名。父母带孩子前往公共场所时,一定要握紧孩子的手叮嘱孩子不要乱跑。并且提醒孩子一旦与大人走散,要站在原地等待,不能走。在平时的教育中,通过绘本、动画、视频等,加强孩子的安全教育,让孩子学会保护自己。记者 宋雨 实习生 李炜 高心怡

  (编辑:wsx018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