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

沈阳百亩稻苗莫名死亡 疑水源受工|宫城良田耳环的由来

沈阳百亩稻苗莫名死亡 疑水源受工厂污染(图)
附近的加工厂附近的加工厂
稻苗枯死稻苗枯死
枯死的稻田枯死的稻田

  市民李先生投诉称,他家与邻居的超百亩稻苗死亡,查找原因后发现,可能是水源遭受污染所致。记者看到,大片稻苗枯萎,稻田如同河滩地。记者找到李先生怀疑污染水源的塑料再加工厂,看到废气废水随意排放,辛辣刺鼻气味四处蔓延。

  投诉

  超百亩稻苗死亡

  疑水源受污染

  市民李先生投诉称,他是沈阳市于洪区于洪街道爱国村村民,其父母以种植水稻为生,“今年5月水稻播种后,在半个月的时间内,绝大多数稻苗死亡。”李先生说,只有近十亩稻苗幸免于难,因为稻种来源一直固定,家人据此怀疑是死亡稻苗的水源出现了问题。

  李先生说,他的家人查找原因过程中发现,灌溉稻苗用水的两眼水井中,靠近一塑料加工厂的水井浇灌的稻苗全部死亡,距离塑料加工厂较远的水井灌溉的稻苗没有问题,“我们家补种了稻苗,还是无济于事。” 李先生说,使用疑似遭受污染水的还有一村民家,两家共有135亩稻苗死亡。

  李先生告诉记者,种植水稻需要每亩投入一千三百余元,稻苗死亡后这些投入无法收回,而家人依靠种植水稻收入维持生活的保障也落空了,“我们先后找到所在地的农部门与环保部门,农林部门让我们找环保部门,环保部门让我们找农林部门。”李先生说,他希望相关部门不要推诿,能给他们一个说法,就此进行索赔。


  现场

  百余亩水稻田如同河滩地

  按照李先生提供的地址,记者首先找到爱国村附近一处被称作西沙岗子的稻田地。由土路穿过百余米的田埂后,死亡稻苗出现在记者眼前。一处一?宽的田埂将两块稻苗分割开,南侧稻苗已经长起两?高,而北侧的稻苗地内的稻苗十分稀疏,已经枯黄,约三十米宽、二百米长的稻田地如同河滩。李先生说,北侧稻苗就是灌溉了疑似遭受污染的水。

  李先生家人拔出两簇北侧稻苗,记者看到,稻苗只有不到一?高,插秧后几乎未发育,稻苗多数茎叶已经干枯发黄,被插栽在泥土部分的稻苗,没有丝毫发根生长的迹象。李先生的家人告诉记者,仅他们家遭受的损失就有70亩地,地内的杂草都比稻苗“长势喜人”。

  李先生告诉记者,稻种、化肥及农药的因素都被排除,目前只剩下浇灌稻田的水源问题无法确认,因此遭受损失的村民都怀疑,水源遭受污染造成稻苗死亡,“污染水源的,可能就是不远处的塑料。”李先生说,塑料加工厂内聚集了多家加工点,他曾看到塑料加工厂将废水排放到水田不远的沟壑内。

   暗访

  加工点内未见

  废气废水回收装置

  进入到塑料加工厂区域后,记者粗略判断,加工厂区域共有3家塑料再加工场所,3家塑料再加工场所分别以透明服装袋、泡沫棉及通用塑料包装为原料再加工场所。

  记者首先进入到泡沫棉加工点,刚刚走到加工点院墙外,就听到机器的轰鸣声,进入到加工厂房内,刺鼻的辛辣味道十分明显。此时,3名工人正在加工设备旁忙碌着。工人首先将收购来的废弃泡沫棉填塞到机器的物料口内,泡沫棉被加热后形成棕色半流体,被挤压成圆柱长条后,由机器拖曳到一个水槽内冷却降温,降温后的圆柱长条状泡沫棉原料,再由另外一台设备剪切成颗粒,整个加工过程宣告完毕。

  在加工场所内记者看到,刺鼻的辛辣味道是由泡沫棉被加热造成的,伴随着辛辣味道,厂房内还升起缕缕的烟雾。记者注意到,加工泡沫棉的过程中,无论是废气还是废水都没有回收装置。

  记者注意到,3个加工点回收来的原料都被露天堆积,加工场所周边散发着巨大的臭味。记者找到李先生所指疑似被污染的沟渠,发现沟渠内已经被各种加工点遗弃的废物填满,并且沟渠内的液体一直向稻田方向延伸。


  查证

  塑料再加工厂手续交“环保”?

  “我们是沈阳晚报记者,执照有吗?”“有啊。”“环保手续有吗?”“有啊,都在环保手里,正在接受处呢。”这是沈阳晚报记者与一名加工点老板模样的人的对话,据这名女老板介绍,她是“天地人和塑料加工”的负责人,“什么事都可以与她说”,并明确相邻的两个加工点与她没有关系,而记者向另外2个加工点人员求证,他们都明确表示,加工点都是她家的。

  据李先生介绍,这处塑料加工厂已经存在多年,周边村民也比较有意见,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却一直生产经营,“‘手续’上交环保部门不知道真假,但是这样的污染企业,没有废物的回收装置,却每年都‘平安’过审查关,却是有点奇怪。”李先生说,希望相关部门给市民一个说法。

  沈阳晚报、沈阳记者 梅天磬

  摄影记者 常晟罡



上一篇:“弃档族”关键时刻傻了眼 大学毕业档案怎|5555mp com
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