谐音歇后语(300个有趣的谐音歇后语)
本文摘要:歇后语可以说是取之于生活,用之于生活,譬如猪八戒照镜子——里外不是人,小葱拌豆腐——一清二白,周瑜打黄盖——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等等,来源题材很广,可以是一道菜,可以

歇后语可以说是取之于生活,用之于生活,比如猪八戒照镜子——里外不是人,小葱拌豆腐——一清二白,周瑜打黄盖——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等等,出处题材非常广,可以是一道菜,可以是一本书,当然也可以是一段趣味历史。

今天推荐给大伙的是300个有趣的谐音歇后语

谐音歇后语

做个大褂丈二宽——大摇(腰)大摆

坐上飞机吹喇叭——想(响)得高

坐电梯上楼——不怕(爬)

走亲戚掂牛蹄——两半(瓣)子理(礼)

自行车下坡——不睬(踩)

自留地里拉大便——泄私愤(粪)

资料室搬家——尽是输(书);尽输(书)

庄稼老汉背木掀——扬长(场)而去

庄稼老不识桂圆——外行(黄)

煮熟的饭不吃——闷(焖)起来了

属螃蟹的——横行霸(八)道

竹林里栽柏树——亲(青)上加亲(青)

竹竿敲竹筒——空想(响)

猪头抹黄连——烦恼(脑)

猪蹄子不放盐——旦(淡)角(脚)

猪脑壳做枕头——昏(荤)头昏(荤)脑

猪鼻子插大葱——装相(象)

猪八戒照像——自找难堪(看)

猪八戒甩耙子——不干了;不伺侯(猴)

猪八戒喝磨刀水——内秀(锈);秀(锈)气在内

珠穆朗玛峰上点灯——高招(照);高明

钟馗嫁妹——鬼混(婚)

中堂里夹条幅——话(画)里有话(画)

纸糊的琵琶——谈(弹)不能;没办法谈(弹)

知县跌粪——坑赃(脏)官

珍珠搀到绿豆里卖——屈才(财);一样价钱两样货

针尖对麦芒——针锋相对;奸(尖)对奸(尖)

照相馆改底片——羞(修)人

赵匡胤卖包子——御驾亲征(蒸)

张天师下海——莫(摸)怪

张天师贩寿星——倚(以)老卖老

张飞哈气——自我吹虚(须)

张飞摆屠案——凶神恶煞(杀)

曾老九的弟弟——真老实(十)

灶神上贴门神——话(画)里有话(画)

灶门前干活——煽(扇)风点火

灶火坑里烧山药——吃里爬(扒)外

枣子骨头——两头奸(尖)

枣核儿解板——没几句(锯)

枣核搭牌楼——针锋相对;奸(尖)对奸(尖)

砸子锅碗搬了灶——散伙(火)

砸开的核桃——有人(仁)儿

杂货铺卸货——没进步(布)

孕妇过独木桥——铤(挺)而走险

远洋轮出国外——行(航)

玉米秸里的虫——专(钻)心

俞伯牙摔琴——不谈(弹)了

又敲锣鼓又放炮——想(响)到一块了

油画里卷国画——话(画)里有话(画)

油壶里打跟头——胡(壶)闹

油干灯草尽——说灭就灭;奄奄一息(熄)

邮包掉水田——半信半疑(泥)

用了三代的钉耙——无耻(齿)

阴天露日头——假情(晴)

一头栽到煤堆里——霉(煤)到顶了

一桶开水烫在狗身上——遍体鳞(淋)伤

一天下了三场雨——缺少情(晴)意

一斤肉放进四两盐——闲(咸)人

一顿可以吃三升米——度(肚)量大

一层布做的夹袄——反正都是理(里)

一辈子做寡妇——老手(守)

夜明珠埋在粪堆里——屈才(财)

野马进了套马杆——伸手(首)容易缩手(首)难

要饭的拿戳子——逞(称)什么

腰带拿来围脖子——记(系)错了

羊头插到篱笆内——伸手(首)容易缩手(首)难

眼皮上吊炊帚——耍(刷)嘴

阎王爷使计谋——诡(鬼)计多端

阎王爷吃黄豆——鬼吵(炒)

阎王的参谋——鬼点子多;诡(鬼)计多端

盐罐露头——闲(咸)人

盐堆上安喇叭——闲(咸)话不少

盐堆里爬出来的人——闲(咸)话不少

盐店里谈天——闲(咸)话多

盐店里卖气球——闲(咸)极生非(飞)

盐店的老板转行——不管闲(咸)事

盐场的伙计——爱管闲(咸)事

盐场罢工——闲(咸)得发慌

腌萝卜拌黄瓜——都闲(咸)着

烟锅里炒芝麻——小气(器)

鸭子头上长疮——一副恶(鹅)势

鸭子头上插鸡毛——一语(羽)双关(冠)

鸭棚的老汉睡懒觉——不简(拣)单(蛋)

学理发碰上大胡子——难点(剃)

悬崖边止步——停滞(止)不前

车花女孩的技术——千真(针)万真(针)

车花女孩的家什——真(针)好

秀才的手巾——包输(书)

胸口外面生杂草——心里慌(荒)

胸口挂琵琶——谈(弹)心

刑部的后身——老(牢)眼

新娘子的头发——输(梳)得光

心里头长草——慌(荒)了

蝎子当琵琶——谈(弹)不能;没办法谈(弹)

小猪抢食——吃里爬(扒)外

小碗吃饭——靠天(添)

小朋友唱歌——同(童)声同(童)调

小木匠干活——东一句(锯),西一句(锯)

小米点灯——犯(饭)不着

小擀杖掉油缸——又奸(尖)又猾(滑)

小豆干饭——闷(焖)起来了

小葱拌豆腐——一清(青)二白

小虫吃李子——心里肯(啃)

橡皮棍子做旗杆——树(竖)不起来

湘绣被面包画册——话(画)里有话(画)

香炉里长草——慌(荒)了神

咸鸡蛋老——腌(淹)哪

咸菜煮豆腐——不必多言(盐)

咸菜缸里的秤砣——一言(盐)难尽(进)

咸菜拌豆腐——有言(盐)在先

掀翻了抱鸡窝——弄出很多谎(黄)来

下雨往屋里跑——淋(轮)不到

下雨天往屋里跑——轮(淋)不到你

下雨天出太阳——假情(晴);阴不阴来阳不阳

下雨不戴帽子——轮(淋)到头上

下雨不撑伞——淋(轮)着啦

下雪天穿裙子——漂亮又动(冻)人

下山担柴——心(薪)挂两头

瞎子伸手——没(摸)钱

瞎子进学堂——不认输(书)

瞎子进书房——不认输(书)

瞎子熬糖——恼(老)了火(比喻十分生气、恼怒。)

瞎眼跛脚驴——顾(雇)不能

虾子掉在盐堆里——忙(芒)中有闲(咸)

虾子掉在大麦上——忙(芒)上加忙(芒)

细篾条穿冰粉——难点(提)

戏台上的娄罗——轮不到你(我)唱

膝盖上钉掌——离题(蹄)太远

西施上庵堂——美妙(庙)

西瓜地里散步——左右逢源(圆)

捂着屁股过河——小心过度(渡)

五十两元宝——肯定(锭)

五黄6月长疥疮——热闹(挠)

五朵梅花开一朵——四肢(枝)无力

无弦的琵琶——谈(弹)不能;赤身裸体

屋檐下吊石滚——严(檐)重

屋脊上蹲个猫——活受(兽)

乌梢蛇打店——常(长)客

莴笋炒蒜苗——亲(青)上加亲(青)

文火蒸糕——闷(焖)起来了

桅杆上吊布袋——装疯(风)

桅杆顶上吹唢呐——四方闻名(鸣)

王胖子的裤腰带——稀松平时(长)

王母娘娘缝花袄——神聊(缭)

王八坐月子——完(玩)蛋

王八钻鼠洞——大概(盖)难办

王八盖上插蜡——扦鬼(龟)火直冒

王八肚子上插鸡毛——归(龟)心似箭

万丈悬崖上的鲜桃——没人睬(采);没人尝过

万岁爷剃头——不要王法(发)

万岁爷卖包子——御驾亲征(蒸)

万岁爷掉在井里——不敢劳(捞)你的大驾

万岁爷掉进井里不敢劳(捞)驾;劳(捞)驾不起

万岁爷的茅侧——没你的份(粪)

外甥找到外婆家——有救(舅)

外甥披孝——无救(舅)

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(舅)

外甥不在家——有救(舅)

姥姥去世了儿——没救(舅);没救(舅)

姥姥得了个小儿子——有救(舅)了

姥爷死儿——没救(舅)

歪嘴讲故事——邪(斜)说

歪嘴吹喇叭一股邪(斜)气

歪嘴吹号——正气不足,邪(斜)气有余

歪墙开旁门——邪(斜)门

瓦房上盖蒿草——怪物(屋)

驼子打伞——背时(湿)

脱了旧鞋换新鞋——改邪(鞋)归正

土里埋金——有内才(财)

土地爷坐班房(监狱或拘留所的俗称)——劳(牢)神

土地老腾空——神气(起)来了

土地老升参——谋诡(鬼)计多端

土地喊城隍——神乎(呼)其神

土蚕钻进花生壳里——假充好人(仁)

图书馆的家当——尽是输(书)

图书馆的耗子——蚀(食)本

秃子头上插花——调(挑)皮

秃子摸头皮——没办法(发)

秃子当皇上——不要王法(发)

秃子戴斗笠——没办法(发)五天

秃子打伞没办法(发)无天

透过窗缝看落日——一线希(西)望

头发里找粉刺——吹毛求疵(刺)

头顶橄榄核,脚踩西瓜皮——又奸(尖)又猾

偷来的锣鼓——打不能;想(响)不能

瞳孔里挑刺——故意找茬(碴)儿

铜叉碰铜锣——想(响)到一块了

同吹两把号想(响)到一块了

通州集——常事(市)

铁桶里放鞭炮——空想(响)

铁匠去世了不闭眼——欠捶(锤)

铁匠生炉子——煽(扇)风点火

铁匠铺开张——煽(扇)风点火www.ahyxzx.com;丁丁当当

铁匠拉风箱——柔能克刚(钢)

铁匠拆炉子——散伙(火)

铁匠摆手——欠捶(锤)

挑着扁担进门——横祸(货)

甜酒里对水——亲(清)上加亲(清)

田里的蚯蚓——满肚子疑(泥)

天亮公鸡叫——白提(啼)

提着粪杓打猫哩——没枪(腔)

提着灯笼拾粪——寻死(屎);找死(屎)

套着大车卖煎饼——贪(摊)得多

套上大车让老虎架辕——没人敢(赶)

套马杆子顶草帽——奸(尖)的出头

糖炒板栗——熟了就崩(蹦)

堂屋里挂兽皮——不像话(画);不成话(画)

堂屋里挂狗皮——那是什么话(画)

唐山的火车——倒霉(煤)

炭火盆扛肩上——恼(脑)火

坛子里的咸菜——有言(盐)在先

瘫子不外出——作(坐)家

太湖的虾子——白忙(芒)

塌锅干饭——闷(焖)起来了

唢呐里吹出笛子调——想(响)不到一块;想(响)的不同

孙奥创进了八卦炉——越练(炼)越结实

孙女穿上奶奶的鞋——钱(前)紧;老样子

宋徽宗的鹰,赵子昂的马——好活(画)儿

四扇屏里卷灶王——话(画)里话(画)

四两棉花八张弓——细谈(弹)

司令上树——趾(枝)高气扬

说书的嘴,唱戏的腿——有伸有缩(说)

说书的收了三弦琴——不谈(弹)了

水推菩萨——绝妙(庙)

水壶里翻跟头——胡(壶)闹

水池里长草——荒唐(塘)

霜后的桑叶——没人睬(采)

霜后的萝卜——动(冻)了心

双手插进靛缸里——左也难(蓝),右也难(蓝)

树梢上吹喇叭——趾(枝)高气扬

蜀绣被面包小人书——话(画)里有话(画)

梳头女孩吃火腿——游(油)手好闲(咸)

寿星卖了张果老——倚(以)老卖老

寿星老儿骑狗——没路(鹿)

寿星老儿练琵琶——老生常谈(弹);老调重弹

手捧鸡蛋过河——小心过度(渡)

收了白菜种韭菜——清(青)白传家

屎盆往脑袋上——扣栽赃(脏)

屎壳螂掉车辙——不走就撵(碾)

屎壳螂搬家不过——本份(粪);走一路,臭一路

屎壳郎爬茅缸——离死(屎)不远

屎壳郎放屁——不值一文(闻)

屎壳郎跌粪坑——饱餐一顿;死(屎)里求生

拾食盒上树——吉(沿)之(枝)有理(礼)

拾粪老汉起五更——找死(屎);寻死(屎)

石头压咸菜——一言(盐)难尽(进)

石头人开口——说实(石)话

石头蛋子腌咸菜——一言(盐)难尽(进)

石榔头打石桩——实(石)打实(石)

石灰水刷标语——净写别(白)字

石磙点灯——照常(场)

十五面锣鼓一齐敲——七想(响)八想(响)

十天九雨——缺少情(晴)意

十两纹银㈠日时称成色最好的银子)——肯定(锭)

十冬腊月出房门动——(冻)手工(冻)脚

湿水棉花——谈(弹)不能;没办法谈(弹)

湿水的炮仗——(爆竹)不想(响);想(响)不起来

湿水的大鼓——不想(响)

生虫的核桃——不是好人(仁)

神像背后有窟窿——妙(庙)秀啦

深山里敲钟——名(鸣)声在外

烧饼铺里的耗子——次(吃)货

上鞋(把鞋帮鞋底缝在一块)不需要锥子——真(针)好

上弦的月亮——两头奸(尖)

鳝鱼的脑袋——又奸(尖)又猾(滑)

山头上吹喇叭——名(鸣)声远扬

山坡上烤火——就地取材(柴)

山坡上的弯腰树——伸不直腰;难治(直)

山里红包粽子——没找(枣)

山顶上敲锣——名(鸣)声远扬;远近闻名(鸣)

山顶上点灯——四方有名(明);高明

筛子脱坯——可以(方)

森林里野炊——有些是才(柴)

森林里生火——就地取材(柴)

扫把写字——大话(画)

伞铺的伙计——轮(淋)不着你

3月的冰河——开了动(冻)

三两银子放账——稀(息)少(比喻非常珍贵、少见)

三两棉花十张弓——谈(弹)不能

三九天穿裙子——漂亮又动(冻)人

三间瓦房不开门——怪物(屋)

三股弦断了两根——谈(弹)不能

三个土地堂——妙(庙)妙(庙)妙(庙)

三个钱买个牛肚子——尽吵(草)

三尺长的梯子——搭不上言(檐)

仨钱买匹马——自骑自夸(跨)

软枣(黑枣)树上结柿子——小事(柿)一宗

肉汤里煮元宵——混(荤)蛋

肉骨头落了锅——啃(肯)定了(比喻确定无疑。)

肉骨头落锅——肯(啃)定了

肉骨头打鼓——昏(荤)冬冬

绒球打鼓——不想(响)

瘸驴的屈股——邪(斜)门歪道

冬瓜皮做甑子——不争(蒸)气

豆芽炒虾米(小虾)——两不值(直)

火烧旗杆——长叹

粪坑关刀──文也不可以,武也不可以。

揍鸡毛——壮胆(装掸)子

空中布袋-——装疯(装风)

宋江的军师——无用(吴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