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公司荣誉 >

郑州俩村庄曾遭日军屠杀 日军见人就杀见狗就|欧阳智薇

郑州俩村庄曾遭日军屠杀 日军见人就杀见狗就打

郑州俩村庄曾遭日军屠杀 日军见人就杀见狗就打

  86岁的花大孬回忆当年事

 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陈亮/摄

 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李肖肖

  记者 丁亚菲

  1988年前后,郑州要写“郊区志”的时候,在学校当老师的时从周,决定好好说说日军当年残杀大花庄、北李庄村民的暴行——这两个村的不少人是他的同学、朋友,曾目睹日军的残暴。

  如今,时从周已经不在了。他走访10多个亲历者后所记录的过往,保存在《祭城镇志》里,帮我们记住了这段血泪史。

  【帮忙打鬼子】

  村民送来铡刀、铁叉

  1941年10月1日夜,被堵在黄河北岸的日军,由琵琶陈偷渡黄河。

  那天夜里,大花庄村民花景云(已去世)到村北的地里去看豆子,半听见东方有枪声,紧接着听到了哭喊声、奔逃声。他知道大事不好,跑回家叫家人收拾东西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天刚刚亮的时候,日本人就进了大花庄。花景云躲到了村子西南角的苇坑里,看到国民党士兵从北李庄跑步到了村西头的桥上。当时,大花庄里已经成一片。

  他看到的国民党士兵,是从新郑赶来增援的国民党81师吴营(师长姓吴,村民称之为吴营)官兵。他们坚守在大花庄桥头,跟日本人激战的过程中,得到了不少附近村民的帮助。

  花景云看见,有村民往桥边送铡刀、铁叉等农具,中国士兵拿着当武器用,跟日本人肉搏。他也想“尽中国人的本分打鬼子兵”,就跑到了北李庄,才发现已经找不到什么能拿来助战的东西了。

  桥头这一战极其惨烈。吴营营长肠子都拖在外边了,还跟一个连长一起夺回了一挺机关枪,杀死了几个日本兵。最终,吴营官兵全部战死,杀死了上百个日本兵,还是没能把他们挡在贾鲁河对岸。

  【日军的报复】

  进村见人就杀 见狗就打

  过了贾鲁河的日本兵,包围了大花庄和北李庄。因为在桥头一战中死伤惨重,他们恨帮了中国守军的村民,开始了疯狂报复。

  重新躲到苇坑里的花景云,偷看了一两个头——枪声、哭叫声震天动地。日本兵进村见人就杀,见狗就打,后来还放起了大火,狼烟滚滚、房倒屋塌……

  时隔70多年,很多亲历者都去世了。

  花大孬86岁,是大花庄最老的村民。日本兵来那天,他早早跑到了姑姑家,和姑姑一家跑到了密县,“在村里的,估计都活不了。”

  不过对于村里被残杀的人,很多他都还能叫得上名字。

  “花冬生他娘让日本兵用枪挑死了,他俩兄弟都小,一哭,也让日本兵打死了。”花大孬还记得,被杀的人还有花小炳、花连成、花小妞、花十斤。

  71岁的花须妞(大花庄人取名字,男性大多带个“妞”字,据说有的是希望生个妞,更多人给男孩取女性名字,是表示珍爱娇惯),日本兵来时尚未出生,不过他从家人那里知道了不少。

  花须妞的爷爷花锁妞,舍不得离开自己的老屋,一个人躲在家里。邻居一个本家的孙女被日本兵杀死前,惊恐地喊“爷爷”,花锁妞从屋里跑出来,也被杀了。

  花须妞的母亲,在逃难时身边还落了个炸弹,幸亏是个哑弹,没响,“要不然就不会有他了”。

  【幸存者噩梦】

  “天天想各家死的都是谁”

  紧邻大花庄的北李庄,是这次屠杀中死人最多的。据时从周统计,那一天北李庄被杀了70余名村民。

  日本兵进入北李村的时候,村民李光扬躲到了村后边的水坑里,只敢露出鼻眼。他看到哥哥刚跳出墙,就被鬼子用枪打死了。村民李守望从家中被鬼子拉出来,看见他爷爷被打死了,就去夺鬼子的枪,被另一个鬼子用刀戳死了。

  鬼子走后,李光扬从坑里出来,看见十几个男女老少死在井边……

  老太太录小月说,鬼子杀人的时候,她抱着孩子坐在豆地里,不敢露头看,外边动静小的时候她回到村里,看见很多被杀的人,都是被鬼子从背后用刀戳死的。她家中也有三口人被杀了,“我太伤心了,整天想,睡不着觉,成了心病。天天想全村各家死的人都是谁……”

  从10月6日,外逃的村民开始逐渐回村。他们发现,北李庄和大花庄附近尸横遍野,军民夹杂在一起,有些已经没法儿辨认了。

  据花景云、花明来、李光扬等人事后调查统计,当天大花庄死了84人,其中本村居民30多人,其他的人都是来逃难的村民。

  北李庄死了近百人,经过村民确认的本村人有70多人,其中大多是老弱妇女。剩下的10多个人,都是外村来逃难的人。

  【悲情的母亲】

  怕引来日军 把孩子捂死了

  74岁的北李庄村民李明信说,当时北李庄的房子都被烧完了,一个井里有十来具尸体,井水都被染成了红色。村民陈牛犊家里有个小庵子,光那个庵子里就死了好几个人,“日本兵隔着草庵,用刺刀往里刺”。

  村民李长林等11个人,被日本兵用绳子捆成一串,开枪扫射。李长因为身上有个旱烟盒,倒下时“硌”住了,他身子扑了一下,又被日本兵补了几刀。

  村民李土成家,本来一家四口躲到了一个洞里,他爹后来回家拿东西被日军发现,再也没回去。他娘久等不见,知道出了事,李土成姐姐那时候小,哭闹,娘怕招来日本人,把孩子抱在怀里捂着嘴,过一会儿再看,孩子已经没气了。

  李明信的姑姑,本来在另外一个庄住,听说日军来了,带着家人跑回北李庄娘家报信,回来时发现娘家的人已经跑了,她一家三口被日军杀死在娘家门前。

  在这场惨烈的烧杀中,有几个人侥幸逃过一劫。

  村民李小四,当时逃难时只有1岁多,她母亲把她藏在豆地里,三天后发现,留在原地的她竟然还活着,家里的狗一直蹲守在旁边。只是,她的眼睛上爬满了蚂蚁,都被咬坏了。李小四后来活到70多岁,一只眼睛伤了,“估计是那只狗守着她,不让其他动物伤着她,只是没办法赶蚂蚁。”

  还有村民余海顺的父亲余小生,被日军砍了八刀,居然活下来了,只是脖子上少了一块肉。村民们感慨他大难不死,都叫他“犟八刀”。

  《祭城镇志》载,北李庄村民李光岭记得,1972年9月28日,日本一个叫田中的军官,到大花庄桥头吊问,捶胸大哭。在李光岭看来,田中未必知道当时鬼子在这里烧杀的残暴情景,“我们这里的人,是世世代代也不能忘记的。”

  (参考书目:《祭城镇志》、《中原抗战——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》。感谢郑州市政协、郭增磊、张百坤为本文提供支持)

(河南商报)


上一篇:已婚男与情人生下一子 双方关系破裂后卖|qqviewer exe

下一篇:月薪只有3000 如何穿出时髦感?|trustor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