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公司荣誉 >

山西一村10名村干部遭判刑处罚 关键证|www 331211 com

山西一村10名村干部遭判刑处罚 关键证据被指造假
张望岗所做的鉴定情况原件

  树苗“鉴定情况”被指造假

  尧都区人民检察院在公诉时称,10名村干部“故意毁坏他人财物,价值40860元”。

  澎湃新闻翻阅一审判决书与二审裁定书,其中均提到一份关键证据:尧都区林业局2012年5月3日出具的一份“鉴定情况”:

  “我局受尧都区公安局委托,对刘南村刁天恩地里被拔出的白皮松、侧柏苗进行鉴定……白皮松180株已全部死亡,侧柏苗180株立即栽植成活率不足15%,推迟一周栽植全部死亡。临汾市尧都区价格认证中心认定360棵树苗总价值为40860元。”

  该“鉴定情况”除签名外均为机打,盖有尧都区林业局的公章,还有尧都区林业局鉴定人,林业高级工程师张望岗的签名,落款时间为2012年5月3日。

  然而,张望岗告诉澎湃新闻,他的确去鉴定过,并且出具了一份“鉴定情况”。不过,他出具鉴定情况,往往会留有底件,2012年5月3日盖有公章的“鉴定情况”查不到底件,并非由他所出,“签名可能是由他人复印或者摹写的。”

  他向澎湃新闻展示的“鉴定情况“底件写道,“白皮松苗有30株,侧柏苗有12株,当前表现不佳,难以成活。”这个手写的“鉴定情况”落款日期为2012年4月30日。

  对此,当时陪同张望岗一起去做鉴定的尧都区林业派出所民警崔学锋说,他只记得“表现不佳,难以成活”这个“鉴定情况“。并且,去做鉴定时,他们没有数共有多少棵树。据他观察,“大多数都是成活的”。

  7月3日,尧都区检察院公诉此案的检察官胡武平坦承,这个“鉴定情况“确实不规范。他曾向公安机关询问,“鉴定情况”能用吗?公安机关称,能行。他才将“鉴定情况”作为证据使用。

  尧都区林业局局长畅勇则表示,该局并没有鉴定资质,所出具的鉴定不能作为法律证据,他曾告诉过办案民警。畅勇称,并不清楚鉴定的具体情况,这份鉴定因为有张望岗的签名,林业局就盖了章。

  一位林业派出所民警称,“当时有公安局的人在林业局等着拿这份鉴定,但鉴定具体怎么出炉并不清楚”。不过,当时负责侦办此案的公安局民警否认了这一点。






上一篇:减肥达人做三份兼职瘦70斤|m727突击步枪

下一篇:台媒:大陆股市暴涨暴跌 股民被吓|松岛枫白衣堕落天使